当前位置: 首页  >> 智慧生活  >> 查看详情

带着瘫痪前夫改嫁!在余姚同光村,我拜访了一个叫罗建琼的女人

来源: 环球科技网  日期:2020-07-16  责编: 殷绪江  
分享:
  那天,我跟着导航一路开车来到余姚凤山街道同光村。罗建琼的家就在319国道边上,她买好了菜站在路边等我。她说要留我吃晚饭,还提出让我晚上住她家,这样可以了解更多的真实情况。
   50岁的罗建琼乐观健谈,看上去和村里其他女子没什么两样。她领我到家门口,一个坐着轮椅的男子出来迎我。这就是罗建琼55岁的前夫鲍平。
   离婚以后,罗建琼一步也没离开过前夫。她带着瘫痪的鲍平改嫁,和现任丈夫褚苗住到一起,三个人组成了新的家庭。这样的组合,常人第一次听见多半会觉得异样,但在宁波余姚这个小乡村,并不算新闻。
 
〖一〗
   这是一栋两层半的独栋房子,里外都装修得不错。门口有个院子,停着一辆红色现代汽车,那是罗建琼每天上下班的代步工具。轮椅上的鲍平气色很好,见到有人来家里,特别开心。自从出车祸以后,20年来这个男人几乎没怎么出过门,也很少有外人和他聊天。“即便坐在门口看看风景,也是好的。”鲍平说,但不能在轮椅上坐太久,最多两个小时,坐久了回到床上,腰背会痛,腿会抽筋。说起罗建琼,鲍平一脸地幸福。“我现在能活动了,太开心了,多亏了她。”鲍平说。
   车祸后的前10年,他一直瘫痪在床,手都不会动,没有一点知觉。现在手能自己吃饭了,恢复得很好,他对前妻的感激无法用语言形容。“20年来,她从没离开过这个家,无论有什么事晚上都要回家住的。”他说。时间拉回到20年前,1999年2月9日。鲍平骑摩托车下班回家,被一辆小货车拦腰撞上……那一年,他们结婚7年,女儿才6岁。这次严重的事故,伤到了鲍平的头和脊椎。从余姚当地医院转到杭州浙医一院,做了两次大手术,一直昏迷不醒。
   经过一个月的治疗,鲍平终于醒了过来。又住了10多天的院,鲍平身体状况有所好转。每天住院费要1000多元,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难以承受,脾气倔强的鲍平要求提前出院回家。本以为生活会慢慢回到正轨,但现实却很残酷。
   出院后,鲍平身体非常虚弱,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。2001年8月,鲍平觉得两条腿越来越使不上劲儿,走路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样,浑身开始酸痛起来。到医院检查,由于车祸造成的脊神经受损没有得到及时治疗,慢慢形成了脊椎洞。鲍平再一次被送进浙医一院手术,这一次住了27天的院。罗建琼在家养猪挣的5万块钱,一次性花光了。
〖二〗
   “吃饭了,吃饭了。”我和鲍平才聊了半个多小时,手脚麻利的罗建琼就张罗好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。白虾、红烧带鱼、炒鱿鱼、白切鸡等等。这个来自贵州的女人,无论是生活习惯还是口味,早已融入了余姚。饭桌上,鲍平喝了点杨梅烧酒。村里的妇女主任是罗建琼要好的小姐妹,也来作客,她们用本地土话熟络地聊着家常。“她很好的,是我们凤山街道的好人,疫情期间还帮忙做志愿者呢。”妇女主任跟我说。
   饭后已近7点,明月当空照着这个娴静的院子。我和鲍平在门外又聊了会,罗建琼操持家务去了。“我还得为他准备明天的早餐呢。”罗建琼说。过了一会,我看鲍平需要休息,便把他推进房里。罗建琼过来,急忙把门带上,免得蚊子钻进来。扶鲍平上床,罗建琼给前夫做按摩,又端来热水给他擦身子,特别是两只脚,来来回回擦了好多遍。哎哟,今天害羞啦,不擦屁股了?”罗建琼打趣道。鲍平懒懒地躺着,咧着嘴笑。“我的下半身没有任何知觉。”鲍平说。
   在鲍平的床头,放着两只30斤重的沙袋,用来锻炼手臂。“别看他笑嘻嘻的,其实意志特别坚定。”罗建琼在一旁称赞说。在鲍平的床头柜里,放着各种补钙、补硒的药,还有一些消毒药水以及纱布。“要轮换着交替使用的。”罗建琼说,现在每个月的医药费需要1000多块,买什么药都是她一手操持的,这么多年服侍一名半身瘫痪的病人,她几乎成了半个医生。一楼,鲍平卧室隔壁的洗手间是专门设计的,方便他使用。讲到这里,又要说到房子了。房子是2004年造的,这个坚强的女人在最苦的日子里,一边护理丈夫、照顾女儿,还通过养猪赚钱造起了新房子。村里人说起这件事,都竖大拇指。“大概花了20万吧,那个时候工钱便宜。”鲍平说。

〖三〗
   那次不堪回首的事故,鲍平和肇事方责任对等,对方仅赔偿了部分医疗费和伤残补助费。这些钱很快就花完了。为了照顾丈夫,罗建琼没办法出门打工,但日子还是要过。于是,她请人在自家小屋旁搭了一个猪圈,开始养猪维持一家人的生计。最多的时候,家里养了四头母猪,100多头小猪,小猪养大以后再出售。那段时间,每天凌晨两三点,罗建琼就要去菜场捡人家扔了不要的菜叶和泔水喂猪。天亮后给家里做饭,护理鲍平,还要送女儿去学校。如今说起最苦的那段日子,罗建琼已经有些云淡风轻了。她说,2001年暑假,鲍平在杭州动第三次手术的那27天,她每天骑着摩托车在杭州、余姚来回跑。女儿可以送到亲戚家里,但家里的猪却不能不管。
   后来,有人告诉她,离家20里外的丈亭有一家五金公司,那里食堂有免费的泔水。罗建琼好高兴,每天骑着三轮车去拉泔水。渐渐的,罗建琼自学成才,成了村里的养猪能手,给猪消毒、打针、接生,样样都精通。我问她,那段日子苦吗?有没有撑不住的时候?
   罗建琼说,每天忙得头昏脑涨,有时候站着就要睡过去,哪有时间去想其他的,更没时间向别人诉苦。罗建琼和现在的丈夫褚苗是在2009年结婚的,离鲍平出车祸已经过去10年。
   在我和罗建琼以及鲍平的交流过程中,两人经常把这20年的时光分为前10年,后10年。这的确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,因为褚苗来了以后,鲍平的心情和身体都出人意料地好起来,家里的经济条件各方面也有了改观。罗建琼也不再辛苦养猪,有了新的工作。
   罗建琼和鲍平的结婚证,一直保存着。
〖四〗
   事实上,鲍平自车祸后从医院回到家中,就一直劝罗建琼改嫁。“不是自暴自弃,我是为她好。”鲍平说,他当时瘫痪在床,脑子也有伤,随时可能病危。当时,医生下结论说,他大约只剩下7年好活。鲍平像着了魔一样,有熟人上门,就托对方给自己的妻子介绍对象。但罗建琼一直不松口。
   “我就想着把他护理好了,把女儿养育成人,把猪养好,没有时间去想这事。”2004年造房子,鲍平也十分反对。他希望罗建琼带着女儿改嫁,造新房子没有意义。但罗建琼还是把房子盖了起来。那几年时间里,鲍平找了好多人,希望能物色到合适的人,能更好地照顾妻子和女儿。罗建琼看鲍平如此“执着”,就开玩笑说:“那这个人品质必须要好,还得住到我们家里,也不能再生小孩。”罗建琼以为,这个条件如此苛刻,可以让鲍平死心。
   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十年,到2008年,鲍平不知从哪里打听到,余姚鹿亭四明山区有个叫褚苗的男子一直单身,年纪比他小一岁。一天,褚苗买了些东西来看鲍平,当然也有相亲的意思。
   出车祸前,女儿还很小。两个男人很谈得来,褚苗帮他翻身,买来饭菜送到他手里。此后,褚苗每隔一段时间,都要过来看看鲍大哥,两个男人谈得多。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在生活中的男人,罗建琼有些冷淡。褚苗一般来家里吃顿中饭就走,有时候罗建琼做饭,褚苗会去帮忙打打下手。
   日子久了,大家就越来越熟悉。“他是个好人,做事认真。”罗建琼慢慢认可了这个男人。2009年,罗建琼和褚苗在余姚当地一家酒店很隆重地摆了结婚酒宴,请了很多人来见证这段特别的感情。之前,罗建琼和鲍平办理了正式的离婚手续。鲍平告诉我,女儿很小的时候是不接受母亲改嫁的。这么多年,他一直在做女儿的工作。
   “你总有一天要长大、嫁人,你的妈妈需要有个归宿。”现在,女儿不仅接受了这个继父,父女俩的关系还特别要好。
   在这个特别的家庭,这个叫褚苗的男人也特别了不起。
〖五〗
   褚苗是一个电焊工,目前在绍兴嵊州的一家钢构厂工作。采访当晚,褚苗还借同事手机给罗建琼打来电话,说手机落在公司了,而自己已经回到宿舍。褚苗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如果当时他在家,三个人坐在一起和我聊聊这段关系,那该多好。我提出想和褚苗电话聊一聊,罗建琼婉拒了我。“他对陌生人不好意思说话的,不像我。”罗建琼说。
   绍兴离家不算远。每逢节假日,褚苗都会回家。每个月发了工资,褚苗也会回来,直接把现金交给妻子。不回家时,也经常会打电话给鲍平,和他聊聊家里种的农作物长得怎么样,山上的笋收成如何等。
   在罗建琼和鲍平眼中,褚苗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男人。任劳任怨为家庭付出,不打麻将,不乱交朋友,很会攒钱。罗建琼的女儿大学毕业后,在舟山当老师。女儿刚工作时,褚苗提出希望给她买一辆车。“车是2016年买的,是一辆奥迪Q3,老褚出了不少钱。”罗建琼说。
对于目前三个人的关系,罗建琼和鲍平都很坦诚。“我们就是一家人,这个家只有一没有二的,钱袋子也只有一个。”鲍平说。他特别开心,褚苗来了以后,自己终于放下心来,身体也恢复得更好,现在可以自己下床坐到轮椅上,去厨房把饭菜热一下,也能到门外转转,坐上一两个小时。
   “我当他(鲍平)是哥哥,是亲人。”罗建琼说。褚苗刚来的时候,大家也把话挑明了。褚苗同意进入这个家,他理解罗建琼放不下鲍平,这正好说明了她的善良。“我就当鲍平是大哥,谁还没有大哥呢?”褚苗当时说。
    罗建琼现在在离家不远的一家工厂上班,就是那家当初免费为她提供泔水的公司。
〖六〗
    鲍平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货郎,他在义乌、温州批发了衣服鞋子钮扣等小商品,就像所有第一代浙江商人那样,背着巨大的袋子坐绿皮火车到全国各地去贩卖。后来,他和老乡在贵阳某个市场弄了个摊位。上世纪90年代初,同样在贵阳做小生意的罗建琼经人介绍认识了鲍平。一开始两人并未谈男女朋友。她只是觉得这个浙江男人豪爽正直。再后来,罗建琼的表姐嫁到余姚同光村。罗建琼也跟着跑来了。来之前她给鲍平写了一封信,大意是:我来你们那儿了,有工作找工作,没工作就当玩。
    鲍平收到信后,跑到罗建琼表姐家找她,两人就这么好上了。1992年,两人领了结婚证。“那时年轻任性,但我们确实挺有默契,不说话就知道对方心里想什么。”罗建琼说,那时的鲍长得很帅在当地也很吃得开。原本,鲍平和一个余姚本地的女孩订过婚,但因为罗建琼,分手了。
    “也许这就是缘分了,我也没想到会嫁到几千里外的宁波。想家的时候,就唱唱家乡的山歌。”罗建琼说。最难熬的那十几年,这个要强的女人一直没回过老家,不想让人可怜同情。直到女儿考上大学,她才带着女儿回贵州遵义的乡下,看望亲人。
    目前,罗建琼在丈亭一家五金厂做统计工作。就是那家当初免费为她提供泔水的公司。每天早上,给鲍平做过护理,7点10分出门,下午5点多回家时,家门口通常会有一个坐着轮椅上的人在等着她回家。“我出事以后,朋友少了,也出不了门。虽然她不再是我的妻子了,却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依靠、最亲的人。”鲍平说。
〖采访手记〗
    在这段三个人的关系里,每个人都是主角。作为普通老百姓,日子一天一天过,没有必要去纠结谁对谁的感情多一点。虽然不方便采访褚苗,但我相信,这三个人真的就是一家人,一个劲,一条心。正如鲍平所说,“我们三人,从没有私心,只有一没有二”。不是品性相同的人,也走不到一起。
    积善之家有余庆。“阿里天天正能量”给罗建琼的评语是这样写的:一个平凡的女人,带着瘫痪的前夫再婚,与现任丈夫一起担起照顾前夫的责任。这件事谁听到都会觉得不可思议,但是却是真真切切发生在罗建琼的身上。她把本不属于自己承担的责任担上肩头,既饱含情义,又富有担当,令人十分敬佩。常言道“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”,但是在罗建琼身上我们看到了无私的爱,看到了女性不向命运低头的坚强。祝福他们,相信风雨过后,定会迎来彩虹。(本文中鲍平、褚苗均为化名)





 



 
【免责声明】: 凡注明 “环球科技网” 字样的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,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“环球科技网” 水印,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“环球科技网”;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环球科技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作品内容的实质真实性负责,转载信息版权属于原媒体及作者。如转载内容涉及版权或者其他问题,请投诉至邮箱;1978751725@qq.com。

     



 

相关新闻

  • 40年印迹 | 从贫穷村到明星村!看这个村如何奇迹般崛起 40年印迹 | 从贫穷村到明星村!看这个村如何奇迹般崛起 2020-07-16 09:11:04

    △吴祖楣(中)   清晨的阳光洒在一幢幢小洋楼的屋顶上,身着T恤衫、头戴棒球帽的吴祖楣已开始“巡村”。看到应约前来的记者,他热情地打招呼,随后带记者按照他日常巡查路线,参观村中心广场、非遗馆……现代的小洋楼和古色古香的戏台、古桥完美地融合在这个鄞东的村庄。   40年来,正是这位皮肤黝... [阅读]

  • 吴祖楣:湾底,致富路上的“宁波红” 吴祖楣:湾底,致富路上的“宁波红” 2020-07-16 09:07:07

       1946年9月生,男,鄞州区下应街道湾底村人,中共党员,现任鄞州区下应街道湾底村党总支书记,鄞州天工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,宁波市第八、九、十届人大代表,宁波市第九、十、十一届党代表和浙江省第九、十、十一届人大代表。2002年被评为鄞州区优秀党员,2003年被评为鄞州区十佳“四型”先进党组织书记,2004年... [阅读]

  • 智慧城市网络空间安全 任何“隐秘的角落”都不能放过 智慧城市网络空间安全 任何“隐秘的角落”都不能放过 2020-07-15 13:24:06

        黑客入侵网络系统后,随意控制水位传感器,触发错误的洪水报警;入侵供电系统,造成全城停电,引发火灾等一系列事故;操纵核电厂的核辐射传感器,以放射性物质危害人类安全……当前,随着以物联网、大数据等为核心的智慧城市建设蓬勃兴起,这些常在电影中出现的场景,未来也有可能成为真正的现实威胁。   日前,国家重点研... [阅读]

  • 优化医疗资源配置、提升智能服务水平,互联网医疗 优化医疗资源配置、提升智能服务水平,互联网医疗 2020-07-15 11:38:14

        近年来,互联网医疗行业快速发展,百姓看病买药不用出门,医生筛查病患有了智能助手,在优化医疗资源配置的同时,为医患双方提供了较多便利。中共中央、国务院今年印发《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》,提出支持“互联网+医疗”等新服务模式发展。随着相关政策措施的不断出台和完善,各平台正持续着力加强医疗质量监管,创新服... [阅读]

新闻排行榜